当前位置:主页 > 可爱网名 >

男生女生一起差差差带痛声 交换温柔

一旁埋头啜泣的张兰听到这句话,再也忍不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尖着嗓子喊道,“凭什么让子池给这个女人道歉?!她算什么东西?”
 
陆父闻言,气得回头大骂,“她是你儿子明媒正娶的老婆,你这嘴就是闲不下来,非要搞得家里鸡犬不宁才安心是吧?!我看你儿子现在做的这些事,就是被你教坏了!”
 
他像是被气得不轻,指着张兰的鼻子又骂了几句。
 
“今天让这么多人看了陆家的热闹,你还没觉得丢脸,非要在外人面前把最后一丝脸面都丢尽才肯罢休?”
 
陆父怒目圆瞪的表情似乎吓到了张兰,她嘴唇喏喏了几下,不敢再出声。
 
空气寂静了几秒钟,陆父才收拾好表情回头。
 
“小晚,你和子池就先走吧。”面对林晚的时候,陆父的语气和蔼了不少。
 
林晚下意识看向陆子池。
 
对方也正看她,眉头仿佛快要皱出一道山峰。
 
她飞快地收回视线,对陆父点点头。
 
“爸,那我们先走了。”
 
她率先朝屋外走去,还没走到门口,身后又传来陆父的声音。
 
“梓瑶,他们小两口住的和你家也不在一个方向,伯父安排个司机送你回去吧。”
 
林晚回头,恰好看到陆子池拉起夏梓瑶的手。
 
陆父的声音里已经没有一丝的怒意,但刚刚的余威犹在,夏梓瑶犹豫了一下,还是松开了陆子池的手。
 
“子池,你还是先回去吧,别惹伯父生气了。”
 
她故作体贴,又带着几分委屈道,“回去好好给林小姐道个歉。今天都是我不对,没搞清楚情况就非要跟着你过来,闹得这么不愉快。你千万别因为今晚的事和林小姐生分了,不然我会内疚自责的。”
 
向来冷情淡漠的陆子池听完这么甜腻的话,竟然温柔地“嗯”了一声,没有一丝不耐烦。
 
甚至还会开口安慰,“回去别想太多,今天的事和你无关。”
 
陆父重重地哼了一声,打断了两人的依依惜别。
 
管家那边似乎早就得到了指示,早已经提前安排好了车,这时走过来请夏梓瑶离开。
 
她走之后,陆子池和林晚也在陆父的催促之下上了车。
 
车刚刚驶出陆家大宅,陆子池平静的面容就破裂开来,露出今晚隐忍许久的怒意。
 
他略显烦躁地扯开领带,斜睨了林晚一眼。
 
“你跟我爸说了些什么?”
 
林晚原本目不斜视地坐在副驾驶上,闻言一愣,“什么?”
 
陆子池不耐烦地哼了一声。
 
“别装傻。你都跟他说了些什么,让他今天这么反常的处处维护你。”
 
林晚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
 
能说什么?
 
陆父平日里连个眼神都不屑于给她,今天这么反常,还不是因为看到了夏梓瑶。
 
不过是因为他是陆子池的父亲,不想看到他和夏梓瑶再走到一起,两相其害取其轻罢了。
 
林晚当然不会这么解释给陆子池听。
 
经过今晚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她已经充分感受到了夏梓瑶在他心中的份量。
 
已经过去了两年多,依然那么重要。
 
她硬邦邦地回了一句,“我什么都没说。”
 
“你当我是傻子?什么都没说,他会突然这么认可你这个儿媳妇?”
 
陆子池轻笑,语气说不出的嘲讽,“你真觉得我会跟你回家然后道歉,把你今晚的所作所为都当作是吃醋了?呵,刚刚如果不是因为不想他们再吵起来,我早就已经和你摊牌说个清楚。”
 
林晚侧过头看他,镇定地问道,“你要说什么?”
 
道路两旁昏黄路灯光从车上飞快划过,像是天上的星星忽明忽暗地闪动着,不停打在陆子池的英俊的侧脸上,他看起来就像这光一样忽近忽远。
 
他没有转头,好似在认真地开车,接着薄唇轻启,淡淡吐出几个字。
 
“我们离婚吧。”
在这种时刻,第一个从林晚脑子里冒出来的,竟然是8年前第一次见陆子池时候的场景。
 
那天晚上的夜色也是这么昏暗,黑暗中他坚定明亮的双眼好像透着光,伸出的手又是那么温暖,让林晚一度把他当作了拯救她人生的天使。
 
谁能想到靠近之后才发现,比起天使,现在的他更像是个恶魔。
 
林晚平静地收回视线,像是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出,既不吵也不闹,镇定地回答道,“好,不过我有个条件。”
 
陆子池愣了一下,似乎是没想到林晚这么轻易就同意离婚。
 
想象中的解脱和愉悦都没有出现,反而心口涌上几分不舒服。
 
过了一会才开口追问,“什么条件?”
 
“你不能和夏梓瑶在一起。”
 
原本还在平稳行驶的车,突然紧急刹车停在路边,尖锐的刹车声像把刀穿破黑夜。
 
陆子池侧过头看她,板着的俊脸比窗外的夜色还要阴沉几分。
“你刚刚说的什么?”
 
林晚一脸平静,看着前方不肯回头。
 
接着倔强地重复了一遍,“只要你答应不和夏梓瑶在一起,我们可以马上离婚。”
 
陆子池冷哼了一声,“林晚,不要试图挑战我的耐心,你算什么东西,也配来指点我的生活?”
 
“我和梓瑶的事跟你没有一点关系,这婚不管你想不想离都离定了!如果你识相点主动走,我会多给你一些补偿,至少够你这辈子衣食无忧。”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才继续道,“只要你同意离婚,今早说的项目,也可以继续给你弟弟做。”
 
陆子池的低沉的嗓音带着几分诱惑。
 
“光这个项目,林家就能赚够现在两倍的身价,往后我也会让人多多照顾你弟的公司。”
 
林晚弟弟林松自己开了个小公司,自从她嫁给陆子池,每次回家他和林母最爱问的便是姐夫怎么没有来。
 
平日里虽然也靠着陆家亲戚的名头做了不少生意,林晚知道林家从没入过陆子池的眼。
 
从她嫁给他以来,他从不会主动提起林家如何如何。
 
要是林松在这里,听到这样的条件想必会高兴得跳起来同意。
 
可林晚不是林松。
 
她坚定地摇摇头,“如果你不答应我的条件,我是不会离婚的。”
 
陆子池冷着脸看她,“为什么?”
 
“不为什么,就是不想看到你和她在一起。”
 
林晚随口胡诌的借口,彻底惹怒了陆子池。
 
他伸出修长的手指捏住林晚的下巴,强迫她回头和自己对视。
 
紧紧盯着她,危险地眯起双眼,“我说过,不要试图挑战我的耐心,惹怒我的后果不是你能承担得起的。”
 
他的手指尖和他的语气一样冰凉,林晚不由自主颤栗了一下。
 
嘴上还是坚持道:“陆子池,你问我怎样才会同意和你离婚,我说了,就这一条要求。如果你觉得做不到,大可以直接把我拉去民政局离婚,在你们陆家面前,我的确没有任何反抗的空间。”
 
林晚说完,车内一片寂静。
 
她扯起嘴角笑了笑,接着道,“可你就是想要我主动跟你离婚。这样你爸就没理由像今晚一样反对你和夏梓瑶在一起,更重要的是,你也不用违背自己对爷爷的承诺。”
 
陆子池深深地看了她几眼,没有否认。
 
林晚的笑容更大了。
 
“可我不想离婚,如果你不先同意我的要求,我是绝对不会和你离婚的。”
陆子池实在是不懂这个女人,明明看起来弱弱小小,为什么脾气犟得像头驴。
 
他耐着性子试图说服她。
 
“你知道这种条件没有任何意义,我大可以先答应你,离了婚之后再毁约,到那时你又能怎么样?”
 
“你不会的。”林晚很果断的摇头,“只要你答应,我就信你。”
 
林晚说这话的时候,很认真地看向陆子池,一双眼眸比天上的星星还要亮。
 
陆子池突然就想起昨天晚上。
 
他其实并没有完全喝醉,还记得她躺在自己身下的时候也是这般清亮的双眼。
 
带着几分憨态和娇羞,还有...全然的信任。
 
一阵烦躁突然涌上心头,他骤然松开捏着她下巴的那只手,换了个姿势直视车前方。
 
半晌才道,“我不会答应你的条件,也不是必须等你主动提离才能离,所以刚刚我承诺的那些,你最好认真考虑一下,别等到我耐心尽失的那天后悔都来不及。”
 
林晚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追问道,“你就这么喜欢夏梓瑶,我们都已经结婚一年多,还是忘不了她?”
 
陆子池没有说话。
 
林晚又问,“陆子池,你有没有想过,爷爷和爸为什么都不喜欢她?”
 
陆子池一言不发。
 
林晚接着说道,“他们都是你的亲人,事事都为你着想,夏家千金明明比我这个什么都没有的普通人更配得上你,可爷爷却宁愿你娶我,你有没有想过是因为夏梓瑶这个人有问题......”
 
“闭嘴!”陆子池怒气冲冲地低吼了一声,“林晚你别太自以为是!”
 
“她是什么人还轮不到你在我面前搬弄是非!爷爷为什么非要我娶你,这个问题不应该问你自己吗?你到底给他老人家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他临终前逼着自己的亲孙子答应娶你,还永远不能先提离婚......林晚,要说人品,你才是最有问题的那个,没资格说别人。”
 
刚刚两人之间还算平和的气氛,转眼就消失殆尽。
 
林晚闭上嘴,有些后悔自己的一时冲动。
 
明明在宴会上才切身体验过陆子池对夏梓瑶的维护,怎么还会突然忍不住说出这些话?
 
她嘴唇动了好几次都不知道如何为自己辩解,只能怔怔地看着陆子池的布满怒意的俊脸。
 
“你是真觉得有自己有爷爷这张保命牌,我就不敢先提离婚?林晚,我最后再给你两天时间,两天之内从家里搬出去,否则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说到这里似乎还是没有消气,对着她微扬下巴,“现在,给我滚下去,我不想再见到你。”
 
这里离陆家别墅已经有一段距离,不过依然人烟稀少,除了一条向黑暗中延伸的马路,就只有几盏孤零零的路灯立在道路两侧。
 
万籁寂静。
 
陆子池还以为在这种情况下,林晚至少会向他服个软。
 
谁想他话音落下不过两秒钟,那女人已经干脆利落的推门下车。
 
“砰”的一声,车门再次关上,彷佛把他俩隔离成两个独立的世界。
 
初夏的夜晚,风还带着几分凉意,林晚那条借来的白裙,随着轻风裙角微扬,看起来就更加单薄了。
 
陆子池坐在车中,薄唇紧抿,狠狠地盯着林晚纤细又倔强的背影。
 
看着她逐渐离车远去,一次都没回头。
 
陆子池发狠似地发动车,一踩油门,从她身侧绝尘而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