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个性网名 >

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爱爱小说

“顾红娟你个妖艳小贱货!等我回去,看我不扒了你那张僵尸脸!”顾小陌指天怒地的骂道,下一秒她再次跌倒在地,眼前晕天转地的,她抚了抚头,懊恼道,低血糖又犯了。
 
  从兜里摸出仅剩的一颗草莓糖,她含进嘴里才好了一点点。
 
  该死的顾红娟竟然把她丢在高速公路上!她看着夕阳西下,简直欲哭无泪。
 
  砰——
 
  正胡思乱想着,后面驶来的一辆黑车径直猛地撞到了栅栏上。
 
  “吼!”顾小陌瞪大眼看着栅栏被撞毁,而那辆车却安然无恙的停在那里,只是半个车头已经划了出去,摇摇欲坠着。
 
  豪车的质量到底是好!
 
  啊呸,应该是那个人命真大!这车要是翻下去了,估计他非死即伤!
 
  顾小陌抬起沉重的腿迈了过去,凑近车窗轻轻敲了敲,“喂,你还好吗?”
 
  没反应。
 
  顾小陌拧了拧眉,她身上连手机都被顾红娟抢走了,没法打妖妖零。
 
  但是也不能见死不救,再说了,救了车里面的人,说不定能拜托他把自己捎回市里去,看了看渐暗的天色,顾小陌有些着急了,她绕到车的另外一边,尝试着打开车门,好在车门竟然真的打开了,随即一个身体朝她狠狠扑了过来。
 
  顾小陌差点吓得尖声大叫,只因为这个男人额头上全是血,顺着他的脸流下来,还沾湿了她的衬衫。
 
  不会是死了吧?!
 
  顾小陌脸色一片煞白,声音颤颤的,“喂喂,你没事吧?”
 
  男人毫无反应,顾小陌抬头眺望想要看看有没有路过的车求救,但她眼眸倏地睁大,一辆货车控制不住飞快的朝她所在的位置冲了过来!
 
  顾小陌心跳瞬间停止了,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拖抱着那个男人顺着断裂的栅栏处滚了下去。
 
  她睁开眼的时候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废了,背脊火辣辣的疼,身上还压了个巨重的男人。
 
  她使劲摇晃着他,“喂你醒醒啊,再不醒我也要陪你死在这里了。”
 
  风吹着林子娑娑的响,顾小陌非常庆幸她们滚下来的是一片田地,不然真要粉身碎骨了。
 
  她努力想要爬起来,结果下一秒对上一双幽深黑暗的利眸里。
 
  她一惊,很快激动道,“你醒了?我们快走,天要黑了,万一这里有狼怎么办!”
 
  近处都是大山,想想她都毛骨悚然。
 
  但是男人一下未动,死死的盯着她。
 
  她咽了咽口水,“你,你不会是撞傻了吧?”
 
  慕北屹的脑心确实是一阵阵的疼,但是更折磨他的是身体里的药效!
 
  若非如此,他也不必油门踩到底想要赶回去,结果却出了事。
 
  他甚至来不及看清这个女孩,内心的野望让他眸色越来越暗沉,也越来越危险。
 
  她竟然还抬手来摸他的头,那俱柔软的身体贴着他的,让他燥火更深了。
 
  “好烫啊,你发烧了!”
 
  他不是发烧,他是想吃掉她!
 
  顾小陌焦急的就想起身,还伸手拽住他,道:“我们快走,顺着原路爬上去,哎对,你身上有手机吗?”
 
  下一瞬,顾小陌的手被他一把拽住,整个身子控制不住的重新跌回他怀里,他坚硬的胸膛撞得她泪花都快被逼出来了。
 
  “你……”
 
  “唔!”
 
  顾小陌倏地睁大眼,却看不清他的脸,只知道自己的唇狠狠被人吻住了。
 
  他一边吻,一边伸手在她身上摸索,嗓音低哑艰涩道,“对,不起,帮帮我,我会弥补你。”
 
  什么对不起?什么帮帮他?
 
  色狼!
 
  顾小陌惊恐激动的反抗挣扎,却被他紧紧按住,一下都动弹不得。
 
  慕北屹眼里快速闪过一丝歉意,最终还是遵循身体的野望,在黑暗中狠狠占有了她。
 
  “好痛,好痛,你滚开啊,滚蛋!”顾小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救了一个强*犯!
 
  眼泪满脸,他却不管不顾的掠夺着。
 
  “别怕,我会负责的,”慕迟屹隐忍着尽量安抚她,可很快,他所有的理智都被控制住了,身下的女孩,是他今夜最好的解药。
夜越深,冷气越重,雾气弥漫。
 
  慕迟屹醒来的那一刻,身上冰凉僵硬,他猛地起来,身边早已空无一人,昨晚的女孩像个梦一样。
 
  梦醒了,她就消失了。
 
  慕迟屹微微皱眉,寻觅着,到他几乎失望时,才察觉到手边咯手,他捡起来,仔细看了半天,才看出那是一串玛瑙手链,紧紧撞在掌心,慕北屹敛了敛眸。
 
  而他遍找不到的顾小陌,在那个混蛋睡着后,就匆匆爬上了高速路上,好在来处理事故警车也在,她赶紧搭上了警车被送回了市里。
 
  下车后,她犹豫了很久,要不要告诉警察那个混蛋也受伤了,可她实在不想救那个混蛋恶魔!
 
  最终,她还是敌不过良心,临下车前,告知了警察那个混蛋的情况。
 
  刚进顾家门,顾小陌就听到了一阵冷嘲热讽。
 
  “呦,你竟然还能遇上警察,啧啧,可真是好运呢,我说顾小陌,你怎么就没死在高速路上啊,你回来干什么?你不知道你在顾家就是多余的吗?!”顾红娟依靠着门,叼着烟,轻蔑不屑的看着顾小陌。
 
  顾小陌冷冷抬眼,“真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不过我在高速上出了车祸,你这个把我丢在高速的罪魁祸首应该要去局子里待两天了!”“又不是我撞你出的车祸,凭什么我要进局子?”顾红娟刹时叫嚣了起来。
 
  “就凭你的行为也算是故意伤害罪!”
 
  “不过,你怎么知道我是被撞得车祸?难不成,你还买凶让人来撞我了?”她眯着眼睛扫着顾红娟。
 
  谁知顾红娟跳了脚一样,“我告诉你顾小陌,你别胡乱冤枉人,我也可以告你诽谤诬陷!”
  有妖!
 
  顾红娟这明显是心虚了!
 
  顾小陌把这事记在心里,越过顾红娟往里走去,可却被顾红娟一把扯住。
 
  门口的灯亮着,顾红娟一下就看见了顾小陌被扯下来的肩头上一片暧昧红痕。
 
  身经百战的她,如何不知道这是什么?
 
  当下,顾红娟就恶意大笑道:“喂我说顾小陌,你该不会是被人在强了吧?还是说你卖身求人把你带回来的啊?哈哈,看你平时装的冰清玉洁的,还不是个贱货!”
 
  “那也比你顾红娟这个公交车万人轮的干净一百倍一千倍!”
 
  顾小陌凶狠的朝她咬了咬牙,甩开顾红娟的手上了楼。
 
  留下顾红娟在原地怒骂道:“都说了我叫顾兰心,不叫顾红娟!”
 
  第二天,顾兰心怕极了顾小陌真的怀疑到那辆火车是她买的凶,她暗骂那车怎么就没把她直接撞死?
 
  让这个碍眼的狗东西又回来了!只要顾小陌一日留在顾家,她身上就带着乡下来的暴发户的标签!
 
  不行,她不能再让顾小陌留在京都了!
 
  顾兰心眼神一狠,朝着顾父的书房走去。
 
  顾小陌好不容易才睡着了,可梦里也全是噩梦,那混蛋挥之不去的一直折磨着她。
 
  被噩梦惊醒,她起身下楼想要喝杯水清醒一下,结果迎面却迎来顾父的一巴掌。
 
  “顾小陌,要不是你姐告诉我,我还不知道你干了那么丢人现眼的事!我顾家的脸真是让你都丢尽了,你给我滚,滚到外面去别回来了!”顾振海把一张银行卡狠狠甩到顾小陌身上,那张卡滑过她的脸,割出一片血痕来。
 顾小陌不觉疼痛般冷漠的看着自己的亲生父亲,以及他身后洋洋得意的顾兰心。
 
  “我说妹妹,就算你做出了这样的事,爸爸还是给你安排了国外的学校,你就去国外好好反省反省吧。”
 
  顾兰心扯着唇,顾父更是连看都不想再看这个竟然卖身给别的男人的女儿,厌恶道,“到了国外,别乱搞关系,否则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女儿?”
 
  “呵,”顾小陌嘲讽的笑了笑,“你有认过我这个女儿吗?自从我妈死了,你眼里就剩你那对乡下来的妻子女儿了,你配当父亲吗?”不问青红皂白就相信顾兰心的话来侮辱她,赶她走。
 
  真以为她稀罕留在顾家?
 
  顾小陌弯身捡起落在地上的卡,掠过脸色难看的顾父身边,上了楼,收拾了行礼二话不说的就决然走了。
 
  这样的家,她一秒都不想再多呆了!
 
  殊不知她刚走,警察以及慕家的人就一同来到了顾家,警察把昨晚的车交代了下,慕家的人更是感谢了一下顾小姐对于慕总的援手之恩,特意来归还手链,顺便,想要求娶顾家小姐。
 
  顾振海这才知道自己冤枉顾小陌了,刚想给顾小陌打电话,就被顾兰心拦住了。
 
  顾兰心抿唇一笑,对慕家来人道,“那是我的手链……”
 
  顾父震惊的看着顾兰心,顾兰心却镇定的道:“昨晚不管是谁都不会见死不救的,至于求娶……”
 
  “是的,顾小姐,慕总说了,既然占了顾小姐您的清白,就该给您一纸婚约。”
 
  “那既然这样,我也愿意嫁给他……”顾兰心一脸娇羞的垂下头来,遮住了眼底的狂喜。
 
  慕家啊!那个京都人人趋之若鹜的慕氏集团的慕总慕北屹!
 
  有多少人希望能嫁给他?连她也不例外!
 
  呵呵,那顾小陌绝对不知道自己错过了怎样的一场富贵!不过没关系,她会替顾小陌好好享用的!
 
  而此时顾小陌根本不知道顾兰心玩的这一出李代桃僵的把戏,时间匆促而过,一个月后,顾小陌终于迎来了开学季,只是办理入校需要一份体检资料。
 
  她这去医院一查,就震惊了。
 
  妊娠五周。
 
  四年后——
 
  “小蘑菇,这单子就交给你了啊,慕北屹的婚礼耶,未来的慕夫人要是能穿着你设计的婚纱结婚,那你的设计肯定会成为全京都最瞩目的存在!”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我会努力哒!”顾小陌在电话这头挥了挥拳头,“你把地址发给我啊,我现在就打车过去。”
 
  挂断电话,顾小陌扬起一抹笑容,拿下这个单子她可以获得六位数的酬劳,就可以让小囡囡上京都最好的幼儿园。
 
  抱着她连夜赶出来的几款设计,顾小陌按照闺蜜陆暖发来的地址打车直接来到了慕氏私宅。
 
  她环绕看了一圈,暗道:有钱人!
 
  当她随着佣人走进的时候,一眼便看见未来的慕夫人正站在水池边似乎在喂鱼。
 
  她眯了眯眼睛,这未来慕夫人的背影,好熟悉呐。
 
  眼前人闻声转身,四目相对的瞬间,两人都惊愕的看着对方。
 
  “顾小陌!”
 
  “顾红娟!”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