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搞笑网名 >

骑蛇难下(双)*伊墨沈清轩人蛇肉车第二次

云乔则优雅的去了试衣间,对她而言,云兮就是一坨屎,她犯不着为了一坨屎恶心了自己。

导购小姐客套的将礼服送来:“夫人,这是队长三天前定制的礼服。”

云乔心里暖暖的,原来萧君庭在实施计划的时候,什么事情都帮她想好了。

她刚换好礼服却听见‘砰’的一声,云兮顶着一个鸟窝头,拖着被撕扯成条状的旗袍闯了进来。
云兮正准备破口大骂时,却被此刻穿着礼服的云乔惊艳到了。

这套桃红色的一字肩礼服衬的她肌肤如雪,婀娜多姿,集优雅与妩媚与一身,令人炫目。

此时导购小姐又笑着将一套钻石首饰带在云乔细白优美的脖颈,更凸显美丽与高贵。

云兮死死的盯着她脖颈上的钻石项链:“海洋之心?”

天啊,她竟然带着那套她看中许久,却被一个神秘人以两个亿的价格拍走的海洋之心。

云乔却不以为意,她只知道这是萧君庭为她准备的礼服跟首饰,得体变好,至于其他,她懒得深究。

她扫了云兮一眼,嗤笑道:“妹妹准备以这副样子出现在宴会上?”

云兮这次低头看了看自己,跟云乔相比,她现在简直狼狈不堪,她磨了磨牙愤恨的离开了。

此时她的母亲高美爱正坐在试衣间里自拍,她准备把照片发朋友圈好好的炫耀一番,毕竟不是一般人能够来顶点试衣的。

她嘟着红唇摆好姿势正准备拍照时,却看到云兮气鼓鼓的走了进来。

“哎吆,我的小姑奶奶这是怎么搞的?”

云兮握住她的手:“妈,我看到云乔了。”

“她来这里干什么?天啊,她不会已经知道了吧?”

其实她们故意花高价利用一个jz要员给徐晓冉透露了假的消息,让云乔去战区寻找容慕白,甚至还安排了杀手准备杀了她,只可惜这丫头后来失踪了。

“妈,云乔的胳膊上不是有个宫砂痣么?”

“是啊,那是当年姐姐给她种上的。”

云兮的眼眸中闪动着兴奋的光芒:“妈,我刚才可没看到那个痣,而且她竟然还佩戴昂贵的首饰,这只有一种可能!”

“你是说她被人包养了?”

云兮的脸上露出狰狞的笑意:“等晚宴的时候我就让容慕白看看这个贱人真实的嘴脸,妈,你要陪我唱场戏。”

云兮与高美爱耳语一番,两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会意的笑容。

“你放心,我会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她是个什么货色!”

云兮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狠戾,云乔,你这辈子只能被我踩在脚下!

云家几乎将偃都最豪华的酒店包下来大半,宾客云集,热闹非凡。

嘎吱!一辆军车停在了酒店门口,云乔提着裙摆在小可的搀扶下优雅的走向酒店。

砰!一个白瓷花瓶忽然碎裂在她的面前。

只见父亲云擎烈气势汹汹的走过来,他抬手就朝着云乔招呼过去,却被高美爱跟云兮拦住了。

云乔退后一步,冷冷的看着这做戏的三人。

“擎烈,你这是做什么,孩子回来就好。”

“爸,姐姐虽然失去了贞洁,可她还是云家的女儿啊。”

云擎烈气得胸膛不断起伏,低吼道:“你个不知羞耻的孽子,说!那个跟你厮混在一起的野男人到底是谁?老子要把他剥皮抽筋!”

云乔淡淡的捋了捋发丝:“爸,我真替你感到悲哀,娶了一个踩着姐姐上位的女人,如今又生了一个同样德行的女儿,若说起不知羞耻,谁还能比得过这对儿母女?”

云兮、高美爱的脸上青白交错,高美爱随即拿出手机,发了条短信。

一会儿一个又黑又胖的女人颤悠悠的从背后朝着云乔撞过去。

她一边跑一边哭嚎:“你这个狐狸精,把我们家坑的倾家荡产,还有脸出来招摇过市!”

云乔灵巧一闪躲,那胖女人竟然刹不住脚,朝着云兮栽过去。

云兮身后是两米高的花瓶,她没法躲避,只能做出最快的反应,她一手护住自己的腹部,一手把高美爱挡在了身前。

砰!那个肥猪一样的女人撞的高美爱口吐白沫,四肢痉挛。

云擎烈连忙把高美爱抱了起来,临走的时候还不忘放狠话:“你跟那个野男人谁也跑不了!”

但是这场戏还要唱下去的,云兮丢给胖女人一个眼神。

胖女人指着云乔脖颈上的钻石项链:“看到没,她哄骗着我们家老黄给她买了这个价值两个亿的钻石项链,就是个狐媚子!”

她笨拙的爬起来,伸出食指朝着云乔挠去,却被云乔踩着高跟鞋狠狠的踹飞了,噗通一声,她栽倒在地发出杀猪般的哀嚎。

云乔冷冷的笑道:“云兮,你的手段还是那么卑劣,这么多年来一点长进都没有。”

云兮抬手就想给她一个耳光却被一只如铁钳般有力的大手攥住,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么?连我的女人也敢打?”

她抬眸便看到一张颠倒众生的脸,五官俊朗,嘴角含着邪魅阴冷的笑意,让她不寒而栗,手腕上的疼痛感让她忍不住尖叫。

“放开我!难道你不知道我是容副市长的女人?”
云擎烈在这边忍痛教训爱女,萧君庭则搂着云乔,风轻云淡的聊着天。

他打量着身穿礼服的云乔,眼眸中绽放着惊艳的笑意,他低头咬耳道:“真美,我都想在这里办了你。”

云乔脸颊发烫,这个不正经的家伙,不过他帮她出气的样子真可爱。

她笑着勾住他的脖颈,点起脚尖在他的脸颊上落下一吻:“这是利息。”

他加深了这个吻:“好,回去我要把本金也讨回来。”

众人愕然,天啊,这还是那个冷面阎罗萧先生么?简直把女人宠的不要不要的,一个字帅!

那些贵妇少女忍不住想要尖叫。

“住手!”

伴随着一阵断呵声,容慕白从门口缓缓走来。

当他走到萧君庭面前时,与他短暂的对视了片刻,瞬间空气中蔓延着火药的味道。

这两个极品男人都拥有俊美的容貌,只不过容慕白斯文优雅,而萧君庭张扬霸气。

“云兮毕竟是我的妻子,还请萧先生高抬贵手。”

萧君庭扯唇一笑:“那要看你的女人如何抉择了。”

此时云兮早被云擎烈打的肿胀如猪头,口齿不清的求饶道:“都是我的错,是我收买了这个女人来冤枉姐姐的。”

众人一片哗然,都对云兮指指点点。

“看来云二小姐使用卑鄙的手段抢了大小姐的未婚夫的传言是真的了。”

“哎吆,二小姐看上去楚楚可怜,没想到竟然是个心机biao。”

“谁娶到这种女人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可惜了一表人才的容副市长。”

云兮几乎气得七窍圣烟,这些人可真是捧高踩低的好手,刚才不是还眉眼含笑的夸赞她嫁了一户好人家吗,怎么转眼间就把她像狗屎一般的踩在了脚底下?这一切都拜云乔所赐!

谁知道她转眼间竟然攀上了萧君庭这束高枝儿,如今还被他捧得高高的,想到这里她愤恨的握紧手指,云乔,咱们来日方长!

可是眼下她必须让萧君庭消火,顺便挽回些颜面,毕竟她现在是容家的媳妇,总不能在自己刚进门不到三天的日子就为容家招致灾祸,那她以后还在容家怎么混?

她掐了掐自己的大腿,眼角含泪的走到云乔面前,伸手亲热的挽住她的手臂,柔声道:“咱们到底是姐妹一场,还希望姐姐宽宏大量,绕过妹妹这一次吧。”

云乔笑吟吟的将手抽出:“原谅你?好啊,不过你要承受得住。”

在云兮错愕的时候,一记重重的耳光已经甩在了她的脸上。

“这一巴掌算是原谅你费尽心机抢了我的未婚夫。”

当她看到安然无恙的容慕白时总算明白了,她被云乔母女俩算计了,如果不是遇到了萧君庭,她恐怕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原本以为这两人至少对她顾念点亲情,但事实确实如此冷酷,她到底是心软了。

啪!又一记耳光狠狠的甩在云兮的脸上,打得她头晕眼花,不知东西南北。

“这一巴掌算是了结了你我的姐们情分,以后你也不必叫我一声姐姐,省得恶心我。”

云兮气得几乎抓狂,可碰触到萧君庭冷冷的眼神,却只能忍受着脸颊上的疼痛。

她闭上眼睛等待着云乔对她的审判,谁料到哗啦一声,一瓶子红酒从她的头上浇下来,脸上的红肿火辣辣的疼痛。

云乔眯着眼弯下身子,贴在她的耳边,声音轻柔却带着噬骨的凉意:“喔,祝你新婚愉快,你且好好享受在容家的富贵荣华吧,今天我是看在容慕白的面子上饶你一次,不过以后如果你再敢得罪我,我一定会加倍奉还!”

云兮呆呆的看着她,全身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平时那个不争不抢还好欺负的姐姐怎么转眼间就变成了一个冷冽狠毒的女人?看来她跟母亲都被这个女人骗了,早知道这样,就该在十一年前把她也一起杀了。

萧君庭伸手将云乔揽在怀里,亲昵的咬耳道:“我的女人,果然够味。”

这一幕落入容慕白的眼里,心里微微刺痛,眼看萧君庭揽着云乔扬长而去,他连忙上前拽住了云乔的手臂:“云乔,留下来喝杯酒吧,就当是全了你我这些年来的情分。”

萧君庭的眼眸落在他的手上,冷如冰刃,寸寸刮骨。

容慕白下意识的将手松开,在他即将绝望的时候,却听到云乔淡淡道:“好。”

萧君庭微微皱眉,但到底是尊重了她的意愿,搂着她来到酒席。

云擎烈立刻满脸谄媚,殷勤的像一个小丑,在萧君庭的周围窜来跳去。

萧君庭满脸鄙夷,但对于他的殷勤也不拒绝,似乎故意将他的丑态放大。

云擎烈为他倒满红酒,满脸谄媚:“贤胥,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记得在总统大人面前为岳父我多美言几句。”

萧君庭俊眉微挑,语气淡漠:“喔?刚才云乔说跟那个女人断了姐妹关系,那就是断了跟云家的关系,那你我这翁婿关系是怎么来的?”

云擎烈脸上的笑容有点僵硬,随即朝着云乔挤鼻子弄眼:“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这血缘关系怎么能说断就断?”

云乔冷笑:“爸,以前你不是多次扬言要把我和小暖赶出云家吗?”

如果当初不是她跟容慕白有婚约在身,恐怕她跟小暖在云家早就没了容身之地了。

猜你喜欢